我的农村时代

时间:2018-11-07  单位(部门):天工公司  来源:原创  作者:刘锦正  点击:载入中...

 一溜小风吹着眼前的大路,树叶发出轻微的喧哗沙沙作响铺天盖地满地尽是秋色。古井、街道、集市构成了农村特有的景象,月亮的圆缺四季的轮回让我这个70后在农村度过了20个春秋寒暑。

小时候的记忆总是残缺不全,就跟石头墙的残亘断壁残垣一样起起伏伏。我出生在农村一个镇子里,镇子不大也不偏僻交通便利。车来车往的甚是热闹,你问我小时候喜欢干什么?我最喜欢的就是从自己家门口一路踢着石子去车站看火车。那时候,车站不像现在封闭式管理,基本属于敞开式的,所以我们这些孩子就一起结伴去看火车。我们叫客车叫带人的火车,听着火车“呜呜呜”鸣笛我们就跑了起来生怕错过美丽的风景,隔着玻璃看见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在车厢里隔着窗户东张西望,在寻觅这里的风土人情乡土气息,火车开走了我们恋恋不舍等待下一辆火车的到来。秋天看火车除了看客车以外,就是等待拉香蕉苹果的火车,火车是从烟台方向过来的,阵阵飘香扑鼻而来,张开鼻孔深呼吸恨不得把所有的香气都吸到肚子里,火车上的烟台苹果香味让人陶醉,闻上两三分钟已是享受,吃上一口却是奢侈。

等到了上学的年龄,带着凳子背着书包拿着石板成群结队的小伙伴来到学校。对于石板的记忆也许是我们70后专属,那时候纸张少经济落后家中贫穷只能买一块石板,在上面写作业让老师看了以后擦掉重新再写,只有课外作业才用本子写,那时候只有上了一年级才有课桌,我们那时候的学前班不叫学前班名字具有政治色彩叫做——育红班,培育红色一代的意思。上小学的时候学的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游击队队歌》还有《社会主义好》这些都是革命歌曲,当然还有《少年先锋队队歌》。一生不能忘记的一首歌是任何年代都必须会唱而且永远不能忘记的《义勇军进行曲》。那时候小学三年级开始上晚自习晚上照明是电灯,要是停电用的是煤油灯,灯芯上部一股股黑烟冒着点一晚上熏的脸黑乎乎的,就这样一直坚持着上完小学。

既然在农村就免不了说些农村的事,我十五六岁就开始干农活,春耕、夏播、秋收、冬藏一样落不下,尤其是踩着耙那叫危险,人蹲在耙中间还要左右摇摆,这样才能耙平土地和破碎地里的土坷垃,说它危险耙齿是金属做的下面一个尖,最主要的是套着牲口,牲口在前面走脖子上用套拴着两根绳子连着耙,一旦牲口不听话发起脾气来,轻则人仰马翻重则耙齿会让你遍体鳞伤甚至划破肚子。我幸运一次也没有遇到这样倒霉的事。炎热的夏天收麦子别提多累了割麦子捆扎,然后把捆扎好的麦子背出地里装车,一上午三四个人收割不到半亩麦子已经是很快了。夏天给玉米追肥也受罪,密不透风的玉米地在雨后眼睛,那滋味只有亲自尝试才知道生活的苦涩和艰辛。城里的孩子不知道粮食来的不容易,农村的孩子把粮食看的比金子珍贵。

在老房子住得时候就怕夏天的雨水,一旦大雨或者连阴雨就忙起来了,街道的道路比院子的地势高得多,一下雨就倒灌,院子地面高的人家下雨就把阳沟捅开了,我们这几家因为是祖传的房子地势太低只能堵住阳沟避免水流进院子进到房子里。我拿着破脸盆卷起裤腿弯着腰一个劲的往外泼水排水腰酸腿疼。后来,自己盖了新房子总算告别了这段苦涩的日子。

往外排水困难吃水更困难,小时候我没有力气,奶奶干不动只有我叔叔年复一年的给我们挑水吃,后来,有了小推车把汽油桶一改造上面割一个圆口焊接上锥形圆口,前面下部焊接一根钢管用自行车带绑死就成了运水工具,等我有力气了东倒西歪的推着也能办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对我来说漫长而艰难。有时候车子倒了水从口子流出回家只剩下半桶水,推起来更费劲,流动的水总让车子晃动掌握不住平衡。搬了新家有一段时间吃水更加困难,离经常去用水车推水的地方更远了,只能在附近的水井打水吃,担着水晃晃悠悠的,时间长了一口气担十几担水不在话下。只要能够独自干成一件事我就欣喜不已觉得自己长大了。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我在家喂养了一百多只母鸡,镇子集市隔五天农村人就来一次大聚会,妻子用提篮装着鸡蛋到集市上去卖鸡蛋,早上,我自己炸油条走街串巷吆喝着卖油条。虽然每天凌晨两三点起来但是越干越有劲。房后的空地也没闲着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菜,春夏秋冬都有收获,吃不了就去集市卖换零花钱买油盐酱醋供日常开销。我们附近有一个县水泥厂,到了下午下班时间我提前去他们生活区支上水果摊卖水果,那时候就跟明朝中期似得资本主义开始萌芽了。

回想起二十年农村的日子,包含着人生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炕席、镰刀、镢头、黑煤油灯还有不爱学习的我,构成了人生的曲折,阴霾在阳光下消除,泪水汗水笑脸笑容在人生的路上挥挥洒洒,1991年初秋告别了齐鲁故乡来到三秦大地又一次进行了人生的转折命运的洗礼。

分享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