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村

时间:2018-11-02  单位(部门):物资公司  作者:赵瑛  点击:载入中...

最近回了趟老家,看到了那些熟悉的沟沟壑壑,总是容易回想起小时候在乡村的时光。 

小时候每到寒暑假,总喜欢回老家待着,因为那里带给我的体验是非常快乐的。那时候最喜欢哥哥姐姐们都一起回来了,我们吃完早饭就去沟里摘花椒,其实我主要负责玩,看着他们在帮二伯二妈辛勤劳作,我在一旁叽叽喳喳跑来跑去,甚是开心。记得有一次,我像模像样的也摘起花椒来,结果迎面而来一个蜜蜂,小小的我急中生智,用手挡了一下,结果被蜜蜂蜇到了手,立刻就哇哇大哭起来。二妈着急得先给我把里面的脓挤了出来,回去再抹了点药,我一路上抽泣着,说了好多遍“我再也不去沟里了”,结果第二天依旧乐此不疲的跟在哥哥姐姐们后面,做一个忠实的跟屁虫。后来哥哥姐姐们有的上学了,有的结婚生子了,很少有机会再一起回家一起劳作了,这样美好的时光也不复存在了。

这次回老家,去了沟边的地里,小时候的许多事情也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大多数时候,我在老家都是一个人长待的,二妈二伯去地里干活,有时候我也会跟着,有时候帮他们也干点活,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在旁边玩耍,没过多久就开始喊叫“啥时候回家啊,太阳好热啊”,活活一个“捣蛋分子”。每次从地里回家,奶奶总是早早就做好了饭等我们回来,我总是先拍拍身上的土,洗洗手洗洗脸就跑去吃饭。吃完饭又要帮忙摘摘花椒叶,或者剥一剥豆子,我这个捣蛋鬼也就是象征性地帮一下忙,不一会儿又去找小伙伴们玩耍了。

村里的小伙伴很多,有隔壁的两兄弟,还有隔了几家的丽丽姐。跟着两兄弟玩耍,总是会比较“土匪”一点,在村里跑来跑去,一会儿又扔个土疙瘩,一会儿又爬个草堆,一会儿又打个游戏,我都快被他们带成假小子了,倒也乐此不疲的天天跟他们混在一起。丽丽姐比我大几岁,所以特别照顾我,跟我在一起玩耍总会让着我。我们玩的最多的就是扑克,小孩子在一起就是瞎玩,玩输了就罚刮个鼻子或者在头上弹一下,似乎每天都玩不腻。人多的情况下,孩子们在一起就爱玩过家家,在门口布置个简易的“家”,拿树叶当做“菜”,拿石头当做“刀子”,拿小玩具当做“孩子”,做完“菜”还要“吃饭”、“喂宝宝”,活脱几个小大人。

上了初中以后,放假不再在老家长待了,总是回去待几天就回县上了。那时候作业也多了,娱乐也多了,家里有电视、有网络、有同学,好像不再留恋老家了,与老家的伙伴们联系得也少了。现在再回到老家,看到曾经熟悉的一草一木,却很难见到曾经在意的很多人,心里难免伤感。我最爱的奶奶去世了,小时候的玩伴们也都联系不上了,我曾经生活的老家院子也已经变了模样,我爱的乡村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物是人非,只留下了一个怀念过去的“旧人”。但仔细想想,过去带给我的都是快乐,“人之所以爱怀念过去,大概是因为时光就像只筛子,将所有的悲苦情绪全部过滤,只留下欢乐在原地闪闪发光”。

分享此新闻